分集剧情选择:(剧情已更新到66集)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第50集剧情天佑送姜生古书凉生送姜生戒指

  沈彦来医院看望未央,劝未央放手多给自己一点空间。

  宁信(王智饰)告知未央凉生(马天宇饰)要去法国的消息,也劝未央暂时停止对凉生的纠缠。不死心的未央还是来到凉生家中抓住凉生的行李作最后的挣扎,但凉生心意已决,拖过行李毅然离开。

  天佑把《东坡志林》古书送给姜生(孙怡饰),姜生打开看到每本的扉页上都写着“我明白你会来所以我等”,其实这是天佑写上去的。天佑看着姜生的眼睛定定地说,等自己眼睛好了一定会牢牢地看住她不会再让自己爱的人消失,姜生恍忽天佑的眼睛好像已经能看见了一般,但天佑最后的一句“阿多”又让她打消了疑惑。

  陈叔询问姜生每日的早出晚归,并告知姜生周慕三天前来过的事,这时周慕又应声进门,担心凉生失去至爱,周慕一直在监视姜生,他很介意姜生又与天佑在一起。这时刚下飞机的凉生一进门就紧紧抱住了日思夜想的姜生,凉生也不喜欢周慕的造访,但周慕却不满凉生在对待姜生一事上的优柔寡断,告诫凉生对于女人直接征服比什么都管用后就离开了。与凉生的火热不同,姜生却对凉生给她的这个惊喜异常冷漠,只敷衍了说了一句让凉生早休息就上楼了,热情的凉生猛得被姜生这盆凉水浇下,愣在了原地。

  钱伯告知天佑凉生来巴黎了,同时收购綦天生物科技背后的老板就是凉生。天佑面上不动声色,他已决定回国做手术,因为如果失败了在国内收拾残局更容易些,如果成功了事情就不能像凉生想得那般简单了。

  凉生姜生小绵瓜一起吃饭,但却相对无话。虽在同一个屋檐下,但姜生却故意疏离凉生,这让凉生既郁闷又不知所措,几欲开口却又不知该如何说起。陈叔为凉生抱不平,因为凉生为了姜生已经抛下了国内的一切,但凉生却执意要给姜生绝对的自由和空间,既然之前自己已经让姜生等了那么久,那么这次就换他来等姜生。

  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的姜生看着古书扉页上的话,脑中回想的全是天佑。凉生来房间问缺课好几天的姜生还要不要去上课,但姜生却在心里问凉生,面对因自己而致盲的天佑该怎么办。凉生随手想拿姜生手中的古书看看,但姜生却根本没让他碰,推说再去给凉生买,两人遂一起逛街。

  姜生又遇到了那位送她手镯的小姑娘,凉生说起之前自己在这里碰到一位街头艺人告诉他会在2020年的冬天与已和别人的姜生相遇,但心怀美好憧憬的凉生并不相信。

  钱伯也告诉姜生当初天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逼姜生离开,当他逼姜生喝下饯行茶的那一刻,天佑的心也随着姜生的离开一起死去了。姜生边走边回忆着天佑和钱伯的话,她认为天佑应该有自信自己能与他同甘共苦而不只是天佑的负担。

  姜生带凉生来到了那间买古书的店铺,凉生看中了一枚古戒欣然买下,老板告诉凉生上一次姜生是和另一位男士来的这里,凉生一下明白了那个人就是天佑。这时一位路人递给姜生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天佑不愿去花神咖啡厅而改在家中相见的留言,姜生有些失落。

  凉生给姜生念了一首诗,委婉的告诉姜生他已经知晓送姜生古书的人就是天佑。他还告诉姜生巴黎铁塔周围之所以没有高的建筑物是因为无论在哪个方向,只要一抬头就能看到它。这个爱情意义像极了凉生自己,只要姜生愿意回头看,凉生其实一直都在守候着她。

  凉生在姜生面前单膝跪地,举起了那枚他刚刚买下的戒指。这一幕被在远处车里的钱伯看到,他告诉天佑一个长得很像凉生的人正在向阿多姑娘求婚,天佑心中了然。

  姜生再次来到天佑家中时,钱伯谎称天佑已经睡下了,并因为看到凉生向姜生求婚而向姜生道喜,但姜生笑称这只是凉生为她变得一个魔术而已。

  姜生还是念念不忘她与天佑的那个花神咖啡厅的约会,但她觉得天佑大概已经忘记了。

  姜生回到家中,见到了与凉生同坐在沙发上的周慕,家中的气氛格外紧张。周慕质问姜生的晚归,姜生的心却在失神的凉生身上。姜生的一句对不起让凉生更加得伤心,向姜生求婚是凉生对自己承诺的兑现,但他却失望于姜生眼中的迟疑,只是不知道这迟疑的目光是因为埋怨自己的晚到还是因为天佑的存在。

  虽然第二天就要离开巴黎回国,但天佑还是如约来到花神咖啡厅等待他的阿多,虽然眼睛看不见,但他却能感受到这个叫阿多的女子带给他的温暖,他期待自己眼睛复明的那一天,到那时他一定会寻回她,不管她是阿多还是姜生。本文系剧情吧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



0.109200s